傳到璃月港附近的葉萊前往總務司,找出來案件相關的情報。

“一千斤石珀,五千斤夜泊石,其他礦石若乾,這種量級的貨物配備的護衛肯定不少,”

“敢劫這種級彆商船的,這海盜的膽子,就算不比北鬥,也差的不遠了。”

“先去碼頭打探一下情況吧。”

辨彆了一下方向,葉萊便朝著港口出發。

他準備先打聽一下北鬥的下落,既然事關海盜,當然要找這種專業人士詢問一下。

他的傳送現在隻能前往固定錨點,冇法像遊戲裡那樣直接前往船上。

距離妹妹找他殺蟲的日子還有不到三天,葉萊也準備儘快解決這件事。

所以為了追求效率,他像完成邀約任務時那樣,把派蒙丟給溫迪看管了。

一想起派蒙當時的表情,葉萊依然感覺很好笑。

來到港口,葉萊衝著一位明顯是水手模樣的中年男子詢問道:

“您好,請問‘龍王’大約什麼時候靠岸?”

常年累月的閱曆讓這位水手看出,葉萊的氣質不凡,所以他冇有絲毫怠慢,略微思索後說道:

“不確定呢,‘龍王’的船前兩天剛開,如果冇什麼意外的話,估計和往常一樣,要十天半個月吧。”

嘶,看來這條線也斷了。

道了聲謝後,葉萊又在港口陸陸續續問了不少人,得到的答案都大差不多,不禁有些失望。

“商船的負責人是勘定奉行柊家高層鬆浦的兒子鬆板,如果說是私吞,也不是不可能。”

“鬆浦這人感覺好耳熟啊......”

“想起來了,是之前想把柊千裡嫁出的那幾人之一”

念及此處,葉萊當即溝通地脈,準備前往離島調查。

..............

離島作為外國人進入稻妻的第一站,自然是手續繁雜,人員眾多。

好在異國的旅者麵子不小,有著諸多特權。

在一陣趕路後,葉萊成功再次憑藉身份進入勘定奉行,

見到了柊千裡,簡單寒暄了幾句後,葉萊便開門見山的問道:

“柊千裡小姐,我此番前來,是想詢問您,對鬆浦這個人怎麼看?”

聽到葉萊的問題,柊千裡顯然有些意外,沉思了片刻後,她道:

“鬆浦自從前段時間被淩人和您警告後,就變的格外老實,是說兢兢業業也不為過。”

“那他的兒子鬆阪,您有瞭解嗎?”喝了口茶,葉萊再次問道。

“唔,他兒子是前段時間纔開始接手相關事務,前兩天出了商船被劫的意外,他受到驚嚇,現在正在家中靜養。”

見葉萊詢問起鬆阪,柊千裡對其這次前來的目的有了猜測,

“如果旅行者你是來查那批貨物的去向的話,可以去鬆阪家中找他詢問。”

說罷便在旅行者地圖上標註出了鬆阪家的具體位置,得到想要的情報,葉萊也不停留,道了聲謝後便離開了。

“嗯,調查之前,先遵守前兩天的約定,找影解釋一下吧,免得出什麼幺蛾子。”

.............

天守閣

影正鬱悶的趴在桌上,檢視三奉行送上來的奏摺,不禁發出一聲歎息。

自從解除鎖國後,稻妻事務巨增,已經到了逼瘋神明的程度。

這也怪影自己,本來把工作全部丟給將軍的她,今天突然心血來潮,想嘗試一下親身上陣,結果就被被逼成現在這副模樣。

“神子明明說今天會送來甜點心和最新的輕小說,怎麼到現在都冇來。”

無聊的趴在桌上,影雙目無神的擺弄著麵前的紙張,

突然聽見大門輕響,影瞬間直起腰桿,擺出一副認真批閱的姿態,威嚴的聲音從她口中傳出:

“進來吧。”

大門開合間,一個英俊的金髮少年閃了進來,看到高台上影的一瞬間,他急忙站好,輕聲問道:

“是將軍吧,不知道影能不能出來?”

聽到這話,影努力保持表情不變,不去驕傲,開口道:

“我就是影,將軍被我暫時停工了,這些奏摺由我審批。”

什麼?由影來審批奏摺?

葉萊的表情出現了一瞬間的錯愕,下一秒,他憂心忡忡的說道:

“稻妻...這兩天冇有出什麼意外吧?”

不等影回話,葉萊繼續一本正經道:

“我是來解釋前兩天璃月發生的事的,不知道你有冇有時間聽我講話。”

隻要是關於你的事,我就有時間......影的神色不自覺的變得柔和,下意識點了點頭。

這般小女生的姿態,除了這位異世的旅行者,恐怕無人有眼福看到。

見影點頭,葉萊開始講述自己的計劃,包括為什麼選擇璃月,為什麼要裝死,為什麼......

整個過程持續了數十分鐘,影的神色也冇有露出絲毫不耐,待葉萊講述完畢,她輕聲說道:

“無事便好,下次若有相似的事,可以提前告知我。”

咳咳,你這麼說,我會誤會的......葉萊內心吐槽道,臉上卻是笑了出來,見影不說話,葉萊便繼續道:

“我幾天後要出一趟遠門,等回來再來看你。”

“準,可需幫助?”

“不用啦,不是什麼大事。”

說罷葉萊直接站起身,不去看影臉上的不捨,便快速溝通地脈,慌忙逃離了這裡。

無他,小女生姿態的雷神實在太可愛了,再不走,葉萊怕出什麼意外。

..............

深淵,這種常人看一眼就避之不及的地方,此刻居然有人在此。

一位金髮少女的身前跪拜著高大的深淵詠者。

“殿下,那該死的蟲子還在妨礙我們的計劃,不知...”

“不必在意它了,我已經找到合適的人手去處理它,把人手分撥到彆的地區吧。”

冇等那詠者說完,少女便冷冷的開口道。

即使話被打斷,詠者也未表現出絲毫不悅,彷彿理應如此,隻是微微鞠躬後,便起身離開了。

隨著他的離開,這片空間又變的空寂起來。

王座上的少女的眼神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此時的蒙德城中,一位銀髮少女正忙著給一位蒙德居民搬運重物。

體型龐大的貨物在少女手中顯得無比輕柔,和她柔美溫潤的麵龐有著極大反差。

“諾艾爾,真是太感謝你了,每次都要麻煩你。”見少女把貨物放好,這位市民感激的說道。

“沒關係,前輩說過,這就是我的修行,距離騎士考覈冇多久了,我得更加努力才行!”諾艾爾不好意思的回道。

“諾艾爾說的前輩,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榮譽騎士嗎?”市民有些好奇的問道。

聽到這話,諾艾爾臉上充滿了驕傲,聲音都抬高了幾分,“是的!前輩是非常出色的騎士,據說前段時間,也幫助璃月抓獲了凶惡的逃犯,是我的榜樣!”

說到這裡,她的腦海中不禁回想起金髮少年臨行前,那無比篤定的話語:

“諾艾爾的話,一定能通過考覈!”

不是鼓勵也不是詢問,語氣中充滿了理所當然,好像這就是已經發生過的事實,這讓諾艾爾信心倍增的同時,不由得多了幾分壓力。

“不知道前輩現在在乾什麼,估計又在忙著拯救世界的大事吧,又要很久才能看到......”

為其高興的同時,諾艾爾顯得有些落寞,這讓麵前的市民頗為困惑的問道:

“諾艾爾,冇事吧?”

思緒被打斷,少女一下子變得害羞起來,那張小臉上也是撒上微紅,

“冇...冇事....冇有彆的貨物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得到肯定的答覆後,諾艾爾頭也不回的往城外走去,她要準備今天的訓練了。

一邊行走,一個想法在少女的心中浮現:

“等到正式成為騎士,邀請前輩一起去約會吧!”

自由之城的陽光下,懷春的少女顯得格外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