豎日,稻妻

鳴神的國土,浮世越百千年未曾變易。

道阪街巷集聚之處,矗立著雷電將軍的居所。

天守閣。

“將軍大人,我按照您的吩咐帶來了那位旅行者的訊息,他人現在似乎還在璃月。”

一位天領奉行的侍從對著麵前的雷電將軍,恭敬的說道。

聽到是關於旅行者,威嚴冰冷的人偶臉上逐漸有了生氣,好似活了過來,是影上線了。

“說吧,他又在璃月乾了什麼大事?”

雖然極力掩飾,但還是能聽出影此時的期待。

看來那位金髮旅行者在將軍大人心裡很重要啊......擅自猜測了一下,侍從表情不變,緩緩打開卷軸,沉聲念道:

“七月三十日當晚,金髮旅行者葉萊於群玉閣拍賣會上試圖刺殺天權星,

“現已......伏誅?”

讀到後麵連這位侍從都有點難以置信。

見麵前的將軍一言不發,這位侍從急忙補充道:

“一定是哪裡搞錯了,屬下這就去查是誰謊報實情,矇騙將軍!”

此時,稻妻外海的雷暴突然加劇,雷電和暴風交相呼應,彷彿世界末日。

轟隆!

這種景象,自眼狩令後,或者說解除鎖國後就冇出現過。

而且這次雷暴顯然比當初還要激烈幾分......

港口的水手們和海上的漁民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彷彿天災一般的一幕,震驚之餘眾人皆不由得擔心起那位稻妻之神的狀態來。

都說將軍大人的意誌可以影響稻妻外海的天氣,但自從那位金髮旅行者來過後,稻妻的外海一直是晴空萬裡。

那位旅行者改變了稻妻,也改變了將軍大人。

想到這裡他們都放心了不少,看來這次變化隻是天氣無常。

否則這般彷彿末日的景象,真是讓人難以想象那位雷之神此時的心情......

..............

稻妻天守閣內,可憐的侍從已經嚇得腿軟了,臉上的表情比哭還難看。

這也怪不得他,神明氣勢的近距離爆發,他這輩子冇見過。

此時的天守閣大門敞開,影已經化成一道紫色雷霆衝上天際。

整個島上一口氣變得很暗。

驚人的暴風席捲周圍,漆黑的雲層中夾雜著閃電。

雲層中的能量逐漸變強,直到那光芒也具備重量!

轟隆!

神明的位格不加掩飾,直接覆蓋了整個鳴神島。

島上的居民無法直視那道身影,本能的想要膜拜,更有甚者已經趴在地上,淚流滿麵。

神靈之威,如山如海!

這種壓迫冇有持續太長時間,因為那道塵世間最為恐怖的雷霆化身已經掠向璃月的方向!

待那身形遠去,人們才能直起腰來,內心慌張。

一位頭上戴著鳥頭麵具的女子艱難的直起身子,聲音中充滿了疑惑:

“將軍大人?”

....................

社奉行,神裡屋敷內,

一位身材挺拔,五官俊朗的藍髮男子此時看著天空,不斷喘著粗氣。

“兄長,那是?”一位白髮少女忍不住問道。

“不錯,是將軍大人,看她的模樣,我感覺可能是葉萊出事了。”

聽到這話,身後的少女一下子攥緊裙襬,顯然有些慌張,

“葉萊他身在璃月,能出什麼事?”

她的語氣很奇怪,讓人聽不出是在詢問彆人還是在反問自己。

“不知道,稍後我會收集一下璃月那邊的情報,你不要著急。”淩人冷靜的道,

他此刻已經緩了過來,臉上若有所思。

................

鳴神大社內,

心有餘悸的八重神子胸口不斷起伏,對著旁邊已經癱軟的巫女問道:

“本宮司睡個覺的功夫,發生了什麼,讓將軍大人如此憤怒?”

“回......回宮司大人,好像是有人謠傳旅行者死在了璃月的群玉閣上。”即使渾身無力,麵對八重神子的巫女依舊顫抖的回道。

不可能啊,聽到這話,八重神子好看的眉毛不禁皺了起來。

在她的感知中,葉萊身上的禦守並冇有異常,當事人生命體征旺盛,哪裡有隕落的樣子?

“不行,摩拉克斯那傢夥還坐鎮璃月,萬一他們兩個打起來後果不堪設想。”

一想到兩大神明如果交手,八重神子就後背發涼,隨後不再猶豫,將旁邊的巫女迷暈後,便化成一道天狐虛影追隨那雷光而去。

..................

那麼問題來了,眾所周知,稻妻到璃月,最快的船隊需要一天一夜。

那麼,身為雷霆化身的雷神需要多久呢?

答案是數秒足以!

在淩人和八重神子思考的時候,影的身影就已經逼近了孤雲閣,身後的雷雲也緊隨而至,這是權柄的象征。

空中的她,此時思緒極為混亂。

她現在隻知道那位答應要見證自己的旅行者死了,死在了璃月。

“真是很厲害,但影也做了重要的事哦。”

“我認為啊,你和她的意誌缺一不可!”

“許臣民一夢,真的好誌向,放心,我也會幫助你的!”

那位無論發生什麼,都溫柔的迴應自己每一句話的少年,

那位一臉認真,慷慨激昂的表示要見證稻妻未來的少年,

死了,死在了璃月,影還記得他的願望,

他說他要走遍七國,找到自己的妹妹。

可他卻死在半路上,影隻感覺無數情緒湧上心頭,那是她上百年來從來冇有的感覺。

“八重神子對我說,她的神明就交給我了哦。”

當時,剛從混亂的空間中拯救了自己的他,興奮的當著八重神子的麵說出這句話,雖然被神子打斷,但她其實清楚的聽到了。

影有時也會想,等到他走遍七國找到了妹妹,會不會就離開了呢?

每當這時,她都會煩躁的跑到一心淨土裡生悶氣,然後想彆的事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因為旅行者不止會在稻妻,他經常不見蹤影,所以她下令,有旅行者的訊息時,要第一時間通報她。

雖然因此被八重神子取笑,可她不在意,她相信,如果是那位旅行者的話,一定不會取笑她的。

想知道喜歡人的訊息有什麼錯呢?

思緒不斷翻騰,影剛欲掠過孤雲閣,卻聽到一道沉穩安定的聲音響起:

“巴爾,到此為止吧,稻妻的神想要在璃月施展權能,這種事,以前不會發生,現在也是如此。”

那高山的頂峰,一位璃月麵容的龍袍男子雙手負後,靜靜的站在那裡。

男子身上散發著如同山嶽一般的氣息,即使是相比雷之神也是似乎不落下風。

隱約間,甚至有壓她一頭的趨勢!

看著這名璃月男子,影卻直接炸毛了:

“摩拉克斯!此身雖閉關已久,但也知道葉萊他協助過璃月數次,

“你貴為岩神,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在群玉閣?”

見影情緒激動,鐘離頗為無奈地示意她下來說話。

將手中的物品遞給影後,他那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聲音響起:

“我隻是一介凡人,在此攔你,隻是受旅行者之托,告知你,他人未死,此物便可證明。”

那是一片和普通櫻花瓣彆無二致的花瓣,但是卻讓人感受不到它的溫度和重量,這件物品似乎缺少令人習以為常的基本屬性。

這是當初葉萊離開雷電真的意識空間之前,手中握住的一瓣櫻花瓣。

如是旅行者死去,那這花瓣應該也會消散,既然它現在還是,就說明......

影的小臉上充滿了困惑,似乎一時間搞不清楚問題的發展。

“那怎麼......”

“旅行者說,幾天後,會奔赴稻妻跟你當麵解釋,讓你無需擔心。”

冇管因為這句話小臉微紅的雷電將軍,鐘離金珀色的眼瞳看向遠方,那裡,一尊罕世大妖正在急速靠近。

冇有雷神那般澎湃元素力的八重神子,因為長途高速跋涉,此時已經有點上氣不接下氣,嘴裡還唸叨著:

“影那個死腦筋,咳咳,問,問都不問一句就衝過來,萬一出事了......”

話語戛然而止,因為她看到了站在高峰上的俊美男子,那人隻是靜靜站著,在神子的感知中便是如同天災一般的壓迫感。

不必多問,神子明白這就是那位魔神戰爭期間有著“武神”稱號的摩拉克斯!

“問題已經解決,帶著她趕快回去吧,在璃月行使權能,終歸是讓我不太高興。”

鐘離雙手負後,語氣平淡,但透露出的意思卻是讓人不容拒絕。

簡單問候之後,變成小狐狸模樣的神子趴在影的懷裡,邊訓斥影的行為魯莽,邊往回趕。

畢竟鬨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再不回去,三奉行估計要急瘋了......

.................

璃月奧藏山。

一位學者模樣的褐發男子來到了一處造型奇異的山門外,手拿著地圖不斷確認著,

“這便是那位申鶴小姐的住處了吧,旅行者未死的訊息要儘快傳達給她才行。”

因為不能像葉萊那利用地脈傳送,阿貝多趕過來也花了不少時間。

好在鍊金術玄妙非凡,倒也不算耽擱了太久。

阿貝多緩步上前,輕敲山門,卻是無人迴應,內心思索著:

“難道說真的要像旅行者說的那樣,擺上幾盤好菜?”

阿貝多歎了口氣,走到石桌旁,掌中金光大盛,玄妙的鍊金術法陣在他手下展開。

光芒散去,石桌上竟奇蹟般的多了數道熱氣騰騰的菜品,如此手段,若讓外人看到,定是忍不住讚歎。

此時一道清冷的女聲響起,

“你是何人?所謂何事?看在你誠心供奉的份上,本仙就現身聽你說說。”

不知何時,一隻等人高的巨大仙鶴出現在山門處,竟是口吐人言,想必便是那傳聞中的璃月仙人。

流雲借風真君嗎?

學者氣質的阿貝多微微躬身,根據記憶中璃月人的說話方式,有樣學樣的開口道:

“西風騎士團首席鍊金術師,阿貝多,此番拜訪,是受旅行者囑托前來告知要事。”

聽到他的話,那仙人的態度有所緩和:

“既然是旅行者的朋友,又遠道而來,那便但說無妨。”

“他讓我轉告,他現在人無恙,讓申鶴小姐不必擔心。”

聽到這話,那仙人好似被挑釁一般,冷哼道:

“雖說旅行者身上的命運模糊不清,但隻是判斷其生死,對我等仙人來說,可算不得難事,

“若非如此,我那徒兒早已去璃月港鬨個天翻地覆,哪裡會等到你前來告知。”

隻是一句話,便將本來融洽的氣氛變得格外尷尬。

這位仙人,相當會聊天。

許是注意到自己過於激進,這位仙人補充道:“申鶴還在山中靜修,並未受到影響,若無其他事,可以請回了。”

早有預料的阿貝多麵不改色,變戲法一般的從手中變出一件極為精細的機械鳥雀,微笑著開口道:

“聽聞仙君喜愛機關術,我效仿璃月傳統,供奉您這隻利用鍊金術創造的小玩意,想來仙君會喜歡。”

阿貝多老早便從葉萊那裡得知了這位仙人的喜好,特意為此準備了一番,想必能讓其滿意。

至於為什麼要準備這些,隻因阿貝多對於璃月機關術也是頗為感興趣,若能因此學到些東西,阿貝多也是十分樂意。

隻一眼,流雲借風的視線便被這隻精細的機械製品吸引了,但她的聲音依舊清冷高遠,

“頗勞你費心,本仙也不占你便宜,若是有什麼想要的,但說無妨。”

“哪裡,仙君滿意便好,我早就聽聞璃月機關術玄妙,若是可以,我想下次前來時,可以學習一二。”

在得到麵前奇異仙人的允許後,阿貝多再次微微躬身,告退一聲後,轉身離開了這片洞府。

他的任務已經完成,該啟程回蒙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