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t小說 >  與他為敵 >   第10章

她說:“所以你們才叫眼,不叫人。你們也不會體會到陪伴的感覺,也不會知道談一段健康的戀愛,有一個健康的婚姻是多麼幸福的事。”

眼反駁:“我們纔不需要。”

喬晨桉敷衍道:“好好好啊對對對,你說的都對。你們眼最厲害了,什麼都不需要,也不需要我來替你們收集這些東西。”

“哎呀我乾脆直接自噶了,你們那麼厲害,有什麼是你們做不到的呀。”

眼傻眼了,慌忙挽留她:“你纔是最厲害的,你彆走呀,我給你道歉,千萬彆紫砂啊。”

喬晨桉本來也就是開開玩笑,逗逗它,冇想把它逼急了,因此就十分“寬宏大量”:“那我就勉為其難原諒你了。下次可不許再說了。”

眼如果有頭的話肯定點的像小雞啄米:“好好好,都聽你的。”

喬晨桉勾唇一笑,將眼死死拿捏住了。

中年夫婦小心的敲了敲門,在得到裡麵的人許可後,才輕輕的推門而入,略顯侷促的走了進去。

一進去就對著裡麵的人點頭哈腰:“三位少爺,我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有什麼想要知道的儘管問。”

莫則開口:“十七年前在仁安醫院你們夫婦得了一個女孩兒,是嗎?”

那個妻子點頭:“對的對的,我生了個女孩兒。”

祝且行問:“那個女孩兒呢?我們要見她。”

妻子為難的看了一眼丈夫,丈夫忙說:“我女兒現在在上課呢,如果少爺們有需要我現在就給她班主任說讓她過來。”

許向南說:“不必,你女兒在哪個學校,我們自會去。”

丈夫說:“是臨白高中二年級三班。”

祝且行皺眉。

那是……夏枳所在的班級。

他問:“你女兒叫什麼?”

妻子說:“安溪,我們女兒叫安溪。”

在那對夫婦來這裡之前。

妻子有些擔心的問:“孩兒她爸……他們給了那麼多錢,到底要不要告訴他們……”

丈夫說:“不能說,千萬不能說,要是讓他們知道,當初我們抱錯的女孩兒被我們賣了,那還得了。”

“可是……”妻子猶猶豫豫,“我們生的是雙胞胎啊……他們不知道嗎?”

丈夫篤定的說:“肯定不知道,因為護士的過失,導致那家醫院上登陸的我們隻有一個女兒,我們隻要告訴他們我們的女兒就是他們要找的人就對了。”

妻子害怕:“他們會信嗎?”

丈夫說:“你還記得我們賣給的是哪家人嗎?”

妻子喏喏的回答:“是……夏家。”

“我們女兒跟那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小雜種是一個班的,當初怕她是有錢人家的女兒我特意讓咱們女兒把她的血液頭髮等樣本都搞到了手,就等著這一天。”

妻子又問:“那……如果她是窮人家的孩子呢?”

丈夫輕蔑的笑笑:“那就告訴他們,他們的女兒就是夏家那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小雜種。”

如今真有人找上了他們,而且看起來……就是有錢人家的孩子,明明隻是三個不大的男生,氣場一個比一個強大,剛剛進門,他們就腿軟了,得互相攙扶著,才能不倒下去。

出了包間的門後,夫婦二人開心的想:他們這輩子啊,算是熬出頭了。

包間內,祝且行先一步開口問:“在他們來之前,你們就去調查過了吧?”

莫則點頭:“對,將他們和你也叫過來,是為了讓我們都確認一下。”

祝且行問:“給我看看他們家資料。”

許向南拿出一份檔案。

祝且行看了看,冇什麼異常的地方。而檔案上那個笑的乖巧的女生……是前幾天酒吧裡那個不知死活進來妄圖想管他們的那個女生。

世界真小。他想,把檔案丟給許向南,起身欲走:“把電子版的發給我,這件事我會向樂氏夫人說。”

偏頭問他倆:“你們什麼時候走?”

許向南說:“我們暫時還不準備走。”

祝且行:?

莫則說:“我們來不止是為了這一件事。本來就是為了你的事纔來的,雖說祝家主家那邊已經在處理最主要犯事兒的人了,但是還有些漏網之魚在學校裡好好的上著課,怎麼說……”

許向南補充:“那個誣陷你考試作弊的讓你現在冇法兒回去上學的,也得付出應有的代價吧。”

莫則說:“你不在乎,不屑於在這小地方和他們動手,我們可冇這麼大度。”

天殺的欺負他們老四,真是活膩了。

祝且行黑沉沉的眸子看不出來什麼情緒,最後隻說了句:“彆欺負女生。”

許向南懶洋洋的迴應:“我們不打女生。”

祝且行著重強調:“彆‘欺負’女生。”

莫則察覺到什麼,說:“女生怎麼了?我管她哪個女生,惹了我們,嗬。”最後一聲“嗬”意味不明。

祝且行擰著眉頭:“彆太過分了。”

許向南打趣:“之前在S市的時候可冇見你這麼憐香惜玉過呀。”

祝且行不語,徑直走了出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發了什麼瘋,隻是如果想到夏枳被欺負的畫麵……心裡不舒服。

祝且行也知道自己現在已經不對勁了,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中止和她那可笑的賭約,但是吧……

他不禁又想起這兩天和她的相處。

其實還是……挺美好的吧?

從小作為繼承人來培養的他,童年隻有無儘的功課,大一點了,開始和爺爺父親學習在家族中,商場上的策略,彆人的童年歡聲笑語,他的童年隻有無儘的各種資料合同,還有大人教他的手段。

還在S市的時候,就有不少女人上趕著往上貼他了。但在那邊,不僅是主家人將他保護的很好,他自己也對這些事避之不及。

祝且行原本以為,這就隻是一場遊戲。

他到現在也堅信,這就隻是一場遊戲。他的未婚妻……現在也找到了,哪怕他不喜歡那個女人,他的職責也是和她聯姻,兩家強強聯手,更上一層樓。

所以……